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秘密森林
秘密森林

作者:杜辉 来源:《故事会》

神秘人“黑暗王爵”能洞察所有人的秘密,像捏住“七寸”一样把控着他人,林东城为此受尽屈辱,凌丹甚至因此丧命,目睹凌丹之死的警察秦天决心追查真相,不料他非但没能掀开神秘人的面纱,反倒被对方揭开了深藏在内心的秘密,牵扯出一桩亲手酿成的陈年冤案,在亲情和正义的天平两端,他又该作何抉择……

16.逃犯现身

那封信的结尾,是这样写的:你现在应该相信了吧?有一双眼睛,能看清所有的秘密;有一种墨迹,能记下所有的罪恶!记着,离我远一点,不要再追查下去,要不然,你做过的这一切,都会暴露在阳光下……

秦天放下这封信,突然发现四周的光线变暗了,原来是天变阴了,他莫名地打个冷战,似乎看见那满天乌云后面,藏着一双冷酷的眼睛。

在此之前,秦天一直是通过凌丹和林东城的转述,了解到黑暗王爵的神秘和可怕,现在他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。难道黑暗王爵真的是神不是人?要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深藏十年的秘密?秦天原以为,十年前的那场抉择,是他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,但现在才发现,更残酷的一道选择题,竟然在十年后等着他。

这道题的选项还是只有两个:如果答应了黑暗王爵的条件,他最后的底线将彻底失守,最终的结果也许会跟林东城一样,被黑暗王爵用秘密挟持,成为他的精神奴隶,永远匍匐在他的脚下;如果不顾黑暗王爵的威胁,继续追查下去,那冤案的秘密必将大白于天下,除了要面对跟当年一样强大的现实阻力和内心阻碍,还多了一重让他更加难以面对的局面——当小默知道了这一切,他能承受吗?

小默一开始对秦天的恨,只是因为他抓走了自己的父亲,随着年龄渐长,小默已经无奈地接受了父亲是强奸杀人犯这一事实,也明白养父身为警察,抓捕罪犯是其职责所在。秦天知道,虽然小默还是迈不过心里那道坎,对他始终亲热不起来,也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爸,但在内心深处,已经认可了他这个养父。可一旦小默得知了真相,怕是无法承受那种打击。秦天以前对他的好,都会被他视作欺骗;他对养父仅有的那点爱,都会成为仇恨的助推剂。

短短几天时间,秦天为此憔悴了很多,韦石似乎有所察觉,问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题,秦天根本没法回答,只能搪塞过去。

又是一个晚上,秦天藏身在一处灌木丛后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的道路。这条路是通往逃犯伍龙情妇米妮家的必经之道,伍龙入狱前一直跟米妮同居,警方判断伍龙越狱后很可能私会米妮,因此在这里设下了埋伏,可惜秦天在这里已经熬了半个多月了,连伍龙的影子都没见到。

天快亮的时候,接替秦天值守白天的警察赶到了,这位警察名叫高绪,还很年轻,精神抖擞,看到秦天一脸疲惫,他关切地说道:“秦哥,要不咱俩换一下班,让我值几个晚上吧,你年纪大了,这样熬下去,怕身体吃不消。”

秦天摆摆手说:“你第一次蹲点,经验不足,年轻人晚上又容易犯困,还是我来吧。”

秦天心中烦闷,信步往前走,走了不知多久,登上一座山头。他站在山头向远处望,天空灰蒙蒙的一片,透着一种压抑的气息,正如他此刻的心情。

过了一会儿,那灰蒙蒙的天际之下,隐隐透出一丝亮光,光芒越来越耀眼,似乎有一种力量,要挣破乌云的束缚,横空出世了。乌云分明不甘失败,翻涌着似要把那亮光吞噬,可很快,亮光幻化成万道金箭,把云海炸裂成碎片,一轮红日破空而出,满世界都是斑斓的霞光。秦天的心里也一片亮堂,他眼角竟有些湿润。

那一刻,如同醍醐灌顶,秦天终于做出了抉择:没错,和黑暗王爵作对,他会付出惨重代价,但他将脱胎换骨迎来新生,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,问心无愧地活在这世上。也许,他没办法让韦石不怪罪他,也没办法让小默不仇恨他,但他至少还有机会,用自己的余生去努力,把失去的友情和亲情找回来。

秦天大步向山下走去,再也没有了来时的无奈和彷徨,他已经想好了,既然选择了那条路,就必须对小默坦白一切,如果等到黑暗王爵把这个秘密告诉小默,他势必会陷入更大的被动。

然而,秦天想的是挺好,但当他回到家面对小默时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,他甚至无法正视小默的眼睛。小默头发乱蓬蓬的,不知有多久没洗过了,眼睛里布满血丝,那是彻夜玩电脑的结果。

秦天又沉默了一会儿,这才开口道:“小默,上个月你刚过了生日,二十岁,是个大小伙了,我有些话想对你说,希望你不管听到了什么,都能冷静面对,好吗?”

小默看着他,表情惊疑不定,秦天深吸一口气,接着往下说道:“记得我当初曾经向你保证,只要你爸爸没犯罪,一定不会有事,我还说过,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,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……”说到这儿,秦天深深地低下头去,他的语气中充满羞愧,“对不起小默,我没能做到!”

秦天看不到小默的表情,但能够看到他的身体在猛烈颤抖,他想把孩子拥在怀里,对他加以撫慰,但他没有那个勇气,他只能继续往下说着:“你说得没错,你爸爸是个好人,他没有强奸,更没有杀人,是我们冤枉了他,是我们害死了他……”

秦天突然感觉一阵剧痛袭来,是小默用力抓紧了他的肩膀,二十岁的小默,已经跟养父一样高了,他的双手在不停颤抖,让秦天的肩膀也疼痛不已,但比起他心中的伤痛,这一点点疼痛又算得了什么?小默瞪着他,一字一句说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告诉我、告诉我!”

秦天坦白了一切,没有丝毫隐瞒,包括当初内心的挣扎和这些年的负罪,包括黑暗王爵的要挟和这一次的决定。在他讲述的过程中,小默一直瞪着眼咬着牙,眼睛都要瞪裂了,牙齿都要咬碎了。他突然双手捶胸,仰面发出一声悲号:“爸,你死得好冤、好惨!”

秦天伸手抓住小默的胳膊,说道:“你冷静一点,先听我说……”小默猛地甩开他,不住后退着,吼道:“你离我远一点,我不想看到你!”

秦天颤声说道:“孩子,我不想解释什么,我只想让你知道,我是爱你的,和你的亲生父亲一样,是爱你的!”

“住口!”小默歇斯底里地大喊着,“你骗了我这么多年,还嫌不够吗?你谁都不爱,只爱你自己!你把人害死,再用他的儿子当赎罪工具,你作完了恶,还想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好警察!是不是?”

“不是!”秦天无力地辩解着,“小默,你听我说……”

还没等秦天再往下说,小默已摔门而去,那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把秦天的心都震裂了。

一天一夜过去了,小默还没回来,秦天并不怎么担心,小默毕竟已经二十岁了,安全方面不会有什么问题,现在见面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,小默需要足够的时间冷静下来。

可惜这种想法很快就被打破了,秦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电话里传来一阵狂笑:“姓秦的,你不是在找我吗?我来了!你儿子就在我身边,他的小命现在就捏在我手里!你有什么感想?”

秦天大惊失色道:“你是谁?”

那人陡地收住笑声,每一个字都像从齿缝里挤出来:“你的老对手!我豁出性命不要,为的就是找你清账!”

秦天失声叫道:“伍龙?你是伍龙?”

17.絕壁危岩

“没错,是我!”电话那头传来冷冷的声音,“没想到吧,你没抓到我,你儿子反倒落到了我手里。风水轮流转啊!”

秦天又惊又怒,又有几分不解,在警方严密布控之下,伍龙想自保都不容易,怎么还能主动出击?他根本没见过小默,怎么知道他和自己的关系?难道伍龙一直藏身在他家附近,窥视着他们父子的一举一动?可是这怎么可能?他是一名奋战在生死线上的刑警,如果连这点反侦查能力都没有,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!

伍龙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,“嘿嘿”一阵怪笑后说道:“很奇怪我怎么做到的是吧?是你的一位朋友帮忙,他托我向你问好。”

秦天握紧了拳头,缓缓吐出四个字:“黑暗王爵?”

“没错,就是他。”提到黑暗王爵,一向胆大包天、凶悍无比的伍龙,声音里竟然透出一丝惧意,“这家伙根本不是人,我的手机是路上偷来的,他打过来电话,竟然知道我是谁,我这辈子干过什么事,他比我老娘还清楚,不管我躲到哪儿,哪怕是山洞里,也逃不过他的眼睛,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怪物?你们警察要有他一半本事,我早就被逮回笼子里了!”

伍龙越说越亢奋:“我吓坏了,以为他是冲着我来的,没想到你才是他的敌人,他是来帮我对付你的,哈哈,看来这次连老天爷都帮着我!”

秦天把拳头握得咯咯响,内心却充满了一种无力感,他从警将近二十年,什么样的罪犯没对付过?可是像黑暗王爵这么可怕的对手,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。他刚刚做出抉择,还没来得及有任何行动,黑暗王爵已经洞悉一切,向他的软肋发出致命一击。

电话里传来一声痛楚的呻吟,分明是小默的声音,秦天一听就急了,对着电话连声呼唤,那边没有任何回应,却传来伍龙冷冷的声音:“警官大人,你能小点声吗?把我耳朵都震聋了。”

秦天沉声问道:“你把小默怎么样了?”

伍龙干笑一声:“没怎么样,一开始我跟他要你的手机号,没想到这小子骨头挺硬的,闭着嘴不肯说。没办法,我只好用了一点小手段。”

秦天又心疼又愤怒,冲着电话大喊:“我警告你,你敢伤害小默,我绝不会放过你!”

“哟哟哟,可把我吓死了。”伍龙得意地说,“我去喝点酒压压惊,顺便把小崽子的手砍下来,烤一烤,当下酒菜!”

秦天深吸一口气,迫使自己冷静下来。处理这种事,他本来是最有经验的,但涉及到小默,整个人就乱套了。他缓和了一下语气,对着电话那边说道:“冤有头,债有主,你如果是个男人,就冲着我来,别跟一个孩子过不去!”

“少来这一套!”伍龙恶狠狠地说道,“父债子还,谁让他是你的儿子?”

秦天说:“你要找的是我,想杀的也是我,我愿意一命换一命,换回我儿子,你看怎么样?”

伍龙回道:“一言为定,你如果敢耍什么花样,带着你的警察同事来抓我,我一定会让你儿子死得很惨!”

秦天决定孤身赴险。他按着伍龙通过手机不断发来的指令,辗转多地后来到郊外,前面是一片荒地,视野极其开阔,连一棵树都没有,穿过那片荒地,道路变得崎岖,再往前走就是一片连绵不断的山峰。在一处陡峭的山壁前,伍龙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声音中透出一股阴冷的气息:“你总算来了……”

秦天迅速观察四周,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。敌人在暗处,自己在明处,危险不言而喻,但秦天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险境了,他像一根绷紧的弓弦,瞬间进入临战状态。在他的靴子里面,藏着一把枪,那是他的杀手锏,有这把利器加持,他相信自己能控制局面,救出小默的同时,将逃犯抓捕归案!

一片死寂之中,手机里又传来声音:“你看到那片山壁了吗?”

秦天抬头看去,只见那山壁又高又陡,整体呈灰褐色,像一面生锈的铜镜,看上去滑溜溜的。秦天不解地问:“看到了,怎么了?”

伍龙阴森森地说:“我把那小崽子捆住放到了山顶,割开了他的手腕,他的血正在流,你听到了吗?滴答、滴答……最多不过十分钟,一切都结束了……”

秦天脸色一下变了,又惊又怒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伍龙“嘿嘿”一笑:“你不是想救回你儿子吗?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,你顺着那面山壁爬上去,如果运气不差,还来得及给他止血施救。记住,你时间有限,据我的估计,超过十分钟,他的血就流得差不多了,你只能去给他收尸了!”

秦天听得心惊胆战,他重新打量着那片山壁,一下便明白了伍龙的险恶用心。从如此险峻的山壁攀援而上,几乎是九死一生。他连手指都不用动一下,就能让自己粉身碎骨,实现报仇的目的。这一招太毒辣了!

秦天迅速打量着四周环境,发现山壁旁边还是连绵不断的山壁,从附近借路而上显然也不可行。只听伍龙得意的声音继续从手机里传来:“别看了,没用的,除了从山壁上去,只能绕到山后,那里的路不难走,我就是从那上去的,可惜想绕过去至少要半个小时,到时候你只能跟阎王爷要人了!”

秦天怒不可遏,大吼一声:“你出来,跟我决一死战!别像个缩头乌龟一样,只会用一些鬼魅伎俩!”

手机里传来狂笑之声:“黑暗王爵啊,我这辈子没服过人,现在对你是心服口服了,还是你教我的办法厉害,面都不用露,就能把这小子逼疯了!”

又是黑暗王爵!秦天咬牙切齿地道:“他还说什么了?”

“他还让我对你说,就算你爬上去了,也可能见不到你儿子,一切都是骗局。你可以上,也可以不上,就看你敢不敢赌了!”

秦天深吸一口气,他知道自己赌不起,因为赌注是小默的命,那是他无法承受的代价,至于自己的命,只能豁出去了!

靠着当警察练出的身手,秦天开始顺着山壁往上攀爬,每一步都凶险无比,每一寸都生死攸关,短短的幾十米距离,仿佛连接着阴阳两界,一把抓实就会留在人间,一脚踏虚就会坠入地狱。手指嵌入岩缝,指尖已经出血,他却丝毫不觉得疼痛,右脚在山壁上游动,寻找着支点,终于找到一块岩石,慢慢地把脚踏实,把身体的重心放稳……突然,岩石脱离山体,秦天一脚蹬空,身体悬在半空,两腿盲目地蹬着,支撑身体重量的,只剩下岩缝里的手指……

秦天大脑一片空白,只冒出一个念头:完了!身体似乎越来越重,手指开始滑出山缝……不行!秦天突然发出一声低吼,小默的面孔蓦地出现在脑海中,让他浑身一震,像打了一支强心剂,拼尽全力一个引体向上,脚掌重新找到支点……

秦天终于跃上山顶,他顾不得擦一下汗,便环顾四周,大喊一声:“小默!”

山顶上的景象,让秦天顿时呆住了。

18.疾车烈焰

山上除了灰黄的土地,就是嶙峋的岩石,哪有半个人影?

上当了!秦天气得直跺脚。这时电话又打了过来,接通之后,传来伍龙狂野的笑声:“行啊,有两下子,居然真的爬上去了,不过我提醒过你了,愿赌服输!”

秦天恨恨地问道:“我儿子呢?你到底把他弄到哪儿去了?”

电话里的声音突然低沉下去,像在念着一个可怕的咒语:“你面向西方,往远处看。”

秦天极目远望,在山野之间,有两条长长的铁轨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除此之外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只听伍龙在电话里说:“山顶上有一架望远镜,它会让你有神奇的发现。你看我准备得有多周到?哦,不!一切都是黑暗王爵的功劳!”

在一块岩石后面,果然放着一架望远镜,秦天举起望远镜,朝着铁轨的方向望去,这下他看清了,铁轨上放着一个麻袋,麻袋在一拱一拱地动着,里面分明装着什么活物。

秦天的心迅速沉了下去,伍龙接下来的话印证了他的预感:“你亲爱的儿子就装在麻袋里,一刻钟之后,将会有一列火车准时通过,如果你能及时赶到,是最好不过了;如果来不及,那也没关系,你还是可以把儿子带走,不过只能带走一包残渣碎肉了!”

秦天气得全身血液都冲上头顶,他怒喝一声:“卑鄙!”

伍龙得意地笑道:“你还是省省力气吧,我已经听到火车鸣笛的声音了!”说完,他挂了电话。

果然,远远传来一声汽笛的长鸣,火车很快就会隆隆而至。如果沿着山壁攀援而下,难度比往上攀爬更高,消耗的时间也会更多,恐怕根本来不及救人,怎么办?秦天站在崖边,往下看去,略一思忖,咬了咬牙,突然纵身一跃,凌空往下扑去……

秦天当然不是自寻死路,但完全算得上以命相搏,他看到离山壁不远,有一棵郁郁葱葱的大树,在半空中伸出不少枝杈,如果能抓住其中一根枝杈,就能缓冲下降之势,如果没能够到,那就只能一命呜呼了。

好在这次赌博,秦天成功了,他抓住了一根胳膊粗的枝杈,只听咔嚓一声,枝杈从中间断裂,秦天结结实实摔到地上,手里还攥着断掉的半截树枝。尽管从这个高度摔下,不至于丢掉性命,但秦天还是疼得差点昏厥过去。

秦天强忍剧痛一跃而起,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,朝着铁轨的方向奔去。汽笛声直冲云霄,带着凄厉的音色,在秦天听来,那分明是一种催魂的声音。

秦天越跑越快,几乎要凌空而起,火车越来越近,声音震耳欲聋。他离铁轨越来越近,五十米、三十米、二十米,火车也离那个麻袋越来越近,五百米、三百米、二百米……

当秦天奔到铁轨边上时,火车已经势不可挡地冲过来,秦天从胸腔深处发出一声嘶吼,纵身一跃扑到铁轨上,搂住那个麻袋就地一滚,在生死交错之间滚到了铁轨外面,火车几乎是擦着秦天的身体呼啸而过……

秦天顾不上自己,三下五除二地解开捆住袋口的绳子,一边解一边说:“小默,你不用怕,我来了……小……”可等绳子解开,秦天一下子呆住了,只见从袋口处,拱出一只毛茸茸的狗头,嘴巴被胶带绑得结结实实,眼神里全是惊恐。

秦天苦笑一声,一屁股瘫坐在地上,他拨通了伍龙的电话,还没等他说话,那边已经传来畅快的笑声:“好一个神勇无比的警官,竟然真的救下了你的狗儿子,佩服啊佩服!”

秦天气得肺都要炸了,却又无可奈何,很显然,自己的一举一动,都被对方用望远镜尽收眼底,他就像一个木偶,被伍龙玩弄于股掌之间。不,更准确地说,真正操纵这一切的,是那个藏身在黑暗中的魔鬼。

伍龙在电话里下达了新的指令:“想救回你儿子,就一直往南边走,当然,和前两次一样,听不听由你……”

秦天想都没想,便默默地朝着南边走下去,小默的安危重于一切,哪怕伍龙戏弄了他一百次,第一百零一次,他也只能跟着对方的指挥棒转,还是那句话,他赌不起。

南边是一座废弃的矿区,秦天赶过去时,看见火光冲天浓烟滚滚,着火的是一幢三層的仓库,火势已经失控,烈焰肆意狂舞。

伍龙对秦天说:“你儿子被我关在了那座仓库里,如果你不去救他,他很快就会葬身火海……”说完,他又挂断了电话。

秦天又往前走了几步,他已经能感觉到火焰的炙热。怎么办?他犹豫了,进入这座火宅,只怕九死一生,如果小默不在里面,自己岂不是白白送了性命?伍龙已经骗了自己两次,这一次会不会是故伎重施?可是,万一小默真的在里面,自己没去救他,导致他被活活烧死,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!

就在秦天进退两难之际,从那座燃烧的仓库里,传出哭喊呼救之声,正是小默的声音。秦天触电般惊跳起来,一头扎进火场。

秦天很快知道自己又上当了,当他在烈火浓烟中冲开一条路,循着呼救声找到二楼时,才发现那里空无一人,地上放着一台录音机,小默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。

秦天想再逃出去时,发现已经来不及了,烈焰封住了门窗,浓烟遮蔽了视线。秦天左冲右突,火焰点着了他的衣服,浓烟呛得他连连咳嗽。一根被烧断的房梁,以摧枯拉朽之势,朝着秦天砸过来……

19.致命突袭

千钧一发之际,秦天就地翻滚,一路滚到墙角,这才躲过一劫,那根着火的梁木轰然坠地,整个楼板都为之震颤。

秦天借着这翻滚之势,压灭了衣服上的火苗。他脱下衣服,往上面撒了一泡尿,然后用湿衣服捂住口鼻,弯着腰快速穿过滚滚浓烟,躲到了一处火势较小的地方。

就这样,秦天和烈火展开了一场追逐与逃亡的致命游戏,哪里火焰小一些,他先躲到哪里,可惜一切似乎都是徒劳的,烈焰一刻不停地疯狂吞噬着这座仓库的每一寸空间。

就在秦天几乎绝望之际,外面传来消防车尖利的鸣笛声……

秦天事后才知道,自己这次能得救,有多么侥幸。那片矿区废弃已久,附近也没有居民区,在那种地方出现火灾,消防人员很难及时获悉火情。好在秦天福大命大,附近正好有人,消防人员接到了火警电话,这才能及时赶到现场。

秦天很快被救了出来,除了皮肤灼伤,其他并无大碍,他向消防人员要过来一瓶水,把口鼻洗涮了一下,然后大口大口喝着水。突然,秦天的动作停住了,水瓶一下掉到地上,他盯着前面,大叫一声:“小默!”

从远处跑过来一个人影,正是小默,他上气不接下气,明显已经跑不动了,连脚步都有些踉跄,却不敢停下来,完全是一副逃命的架势。

秦天又惊又喜,不顾一切地迎着小默跑过去,眼看两人就要抱在一起了,小默却猛地停下来,往后连退两步,秦天抱了个空,有些尴尬地收回双臂。

但秦天还是激动不已,他上前把双手放到小默肩上,连声音都有些发抖:“小默,你没事了!这就好、这就好!”

秦天几乎要喜极而泣,小默却仍然面无表情,他像躲避瘟疫一样,肩膀猛地一甩,挣开秦天的双手,用充满憎恨的眼神,冷冷地瞪视着秦天。

有位消防队员看不下去了,他刚才问过秦天被困火场的原因,看到小默的态度后,没好气地对小默说:“看看你爸为了救你,都成啥样了,差一点把命丢了,就换来你这副态度?”

小默呆了一下,他看着黑炭一般的养父,表情似乎有所松动,眼神却冰冷如故。

秦天不愿看到小默受窘,他岔开话题问道:“你不是被伍龙挟持了吗?是他放了你,还是你自己逃出来的?”

通过小默干巴巴的讲述,秦天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经过。小默离家出走后,刚走到一个偏僻地带,便被伍龙用一把尖刀顶着挟持来到郊外,被迫录下呼救之声。待到和秦天联系上之后,伍龙把小默藏进一人高的草丛,绑住了手脚,塞住了嘴巴,然后起身离开。很显然,他要去山顶、铁轨、仓库等处设置机关,带着小默并不方便。

伍龙显然没料到,在这种情况下,小默竟然能逃走。小默在一块石头上,一点一点地磨,磨断了手腕上的绳子,最终成功自救,逃出生天。

看着小默磨得鲜血淋漓的手腕,秦天心疼得要命,万幸的是,小默已安全脱险。他给韦石打去电话,简单说明了情况,让他赶紧通知上面调集警力,对这一带展开包抄搜捕。

根据秦天的判断,既然伍龙全程在附近用望远镜窥视自己,他现在应该没有机会逃远。可当秦天登上一处高地极目远望,却没有发现伍龙的踪迹,难道他发现形势不对,找地方藏匿了起来?那样更好,等警方人马赶到,就可以瓮中捉鳖了。

不一会儿,在秦天的视线内,出现了第一批身着警服的身影,这是辖区内的派出所干警,因为距离最近,因此第一时间赶到了。随后,大批武警赶到,在外围布控后,展开密集搜索。按说在这种搜捕力度之下,伍龙纵有三头六臂,也很难不露出形迹,但说来也怪,几百名警察搜查到天黑,连伍龙的影子都没找到。

这时,有人拍了一下秦天的肩膀,是韦石。他把秦天拉到一边说:“老秦,这实在不像是你的做事风格,小默被伍龙绑架挟持,你担心着急,我能理解,但无论如何,你也不应该凭一时冲动擅自行事啊,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你是一名警察。”

秦天沉默片刻,叹了口气说:“我不是一时冲动,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,我还是会这么做。如果小默是我的亲生儿子,我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,再大的风险我也愿意承受,但他不是。伍龙是冲着我来的,我不能让小默替我冒险,我怕九泉之下的贺炜不答应!”

听到贺炜这个名字,韦石也陷入了沉默,天已经黑透了,秦天看不大清韦石的表情,但能够感觉到他有很重的心事。

很久以来,秦天一直有一种感觉,他怀疑韦石早就看破了那个秘密,参透了那起冤案。秦天拒绝升职的行为、这些年他的负罪心态、他收养贺炜儿子并过于迁就的做法,都足以让韦石看出端倪。只要韦石起了疑心,以他的能力,调查出真相,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。

如果韋石真的洞悉了这个秘密,他会怎么做呢?秦天知道,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守住这个秘密,更准确地说,他是在守护自己的前程命运。

也正因为这样,秦天考虑再三,最终没把黑暗王爵用那个秘密要挟自己的事告诉韦石,虽然那个秘密已经很难再瞒住,但秦天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,秘密一旦被揭开,他和韦石的关系,将面临严峻考验,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抓捕伍龙,而不是节外生枝。

秦天回到家推开门,只见小默正站在窗边,呆呆地望着外面出神,看见秦天回来,小默起身回到自己房间,重重地关上门。

秦天无奈地叹了口气,换了衣服进了书房,刚坐了一会儿,手机便响了,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传过来:“怎么样?今天的游戏刺激吗?”

是伍龙!没想到这家伙在逃脱搜捕之余,还敢明目张胆地挑衅自己。秦天怒喝道:“你不要太猖狂,多行不义必自毙,你已经离落网不远了!”

伍龙满口轻蔑之意:“有黑暗王爵帮我,你们这帮废物,能抓到我?做梦去吧!”

黑暗王爵,又是黑暗王爵!现在听到这四个字,秦天感觉脑仁都疼,只听伍龙接着说道:“我这次提着脑袋来找你,本来是为了要你的命,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,我看出来了,杀了那个小崽子,比要了你的命剜了你的心还难受,这一次算他命大,下一次就没那么好运了。你等着给他收尸吧。再见!”

这一夜,秦天没有睡安稳,伍龙的话让他不寒而栗,如果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是他自己,他会一笑置之,但涉及到小默就不行了,那是他真正的软肋。

第二天,秦天找到韦石,紧急商量对策,最终队里做出了两个决定,第一是在公安系统内寻求帮助,找到了一位和小默身材相貌颇为相似的年轻警员,经过一番专业化妆后,让他假扮小默,待在秦天家里,充当诱饵,诱捕伍龙;第二是让小默借住在一位单身警察家里,由这位警察负责小默的安全。

这位警察名叫董亮,比小默大不了几岁,刚分到刑警队不久,优点是身手不错,缺点是经验不足。

按照队长的交代,董亮需要24小时保护小默,时刻不离视线,但几天下来风平浪静,他就有点失去耐心了。在他看来,这种安排有点草木皆兵了,那个逃犯又不是神仙,怎么可能知道小默躲在他家,用得着这么紧张兮兮吗?

这时恰好女友给董亮打来电话,让他陪自己去逛街。

董亮在家憋得慌,心思就有点活络了,跟小默商量:“我出去一趟行不?很快就回来,咱可得把话说到前头,都是大老爷们,不许告我黑状!”

小默玩游戏正玩得起劲,头也不抬地说道:“快去吧,爱去多久去多久。”

董亮下了楼,走出一段路,眼皮跳了几下,莫名有些不安,就这么一走了之,是不是太不负责了?

董亮想了想,掏出手机给小默打了过去,想再交代几句,小默接起电话后,有些不耐烦地嗯嗯啊啊。

突然,从手机那头传来“砰”的一声,似乎是什么落到了地上,紧接着是小默充满惊恐的叫声:“伍、伍龙?你、你别过来!”

董亮只觉得大脑“嗡”的一声……

20.不归之路

此时,从董亮的手机里传来一声狞笑:“小子,你的死期到了!”接着是“啪”的一声响,多半是伍龙抢过小默的手机摔到了地上,董亮的手机里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。

董亮想到秦天千叮咛万嘱咐的样子,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。他一边往家疯跑,一边喊着:“小默,你千万别出事啊!”

董亮住在一幢老式单元楼里,他一口气奔上三楼,听到激烈的打斗之声从自家传出,他急忙掏出钥匙去开门,却发现房门被反锁了,这下他真急眼了,用身体接连猛撞房门,但不锈钢的防盗门,哪有那么容易撞开?

一声惨呼之后,房里一片死寂,那正是小默的声音。董亮快疯了,他发出一声大吼,使尽全身力气,狠狠向房门撞去……

房门开了,董亮用力过猛,一个踉跄,扑倒在地上,房间里一片狼藉,满地都是碎片,董亮的手掌按在一个碎瓷片上,疼得他倒吸冷气。但董亮顾不上受伤的手掌,一跃起身回头看去,这才发现,给自己开门的是小默,他用手捂住胸口,鲜血透过指缝流出来。董亮赶紧扶住他问道:“你怎么样?”

小默用手一指窗户:“我没事,你不用管我,快去追伍龙,他应该逃不远!”

两扇窗户大大地敞开着,董亮奔到窗前探头看去,只见一个壮硕的背影正飞快地隐没在街巷之中。董亮眼见情势紧迫,从楼梯去追肯定来不及了,索性心一横,攀上窗户往下跳去,好在下面是一片草坪,他跳下去之后,脚崴了一下,还没等站稳,便忍着疼痛往前追去。可惜的是,他跑了好几条街巷,再没看到伍龙的半点影子。

董亮只好马上回家,把小默送到了医院,顺便把自己手掌上的伤口包扎了一下。路上,小默告诉了他刚才的情况,他刚离开,伍龙便越窗而入,将房门反锁后,手持匕首要伤他性命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小默情急之下,拿起董亮练武用的三节棍,和伍龙展开了激烈的搏斗。小默虽然有点文弱,但毕竟是个大小伙子,又仗着武器上的优势,伍龙一时之间还真是拿他没办法,硬是挨到了董亮跑回来。最终伍龙狂性大发,在董亮的撞门声中,猛刺了小默一刀,然后跳窗逃走。

这一刀离小默的心脏只差了几厘米,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小命。秦天赶到医院后,心疼得差点掉眼泪,他不便责怪董亮,韦石就不客气了,狠狠地批评了董亮一顿:“你是不是嘴上没把门的,到处乱说,走漏了消息?要不然伍龙怎么会知道小默藏在这儿?”

董亮又是摇头,又是摆手,连声说道:“没有没有,我敢保证没有,这是纪律,我哪敢违反?我跟女朋友都没有说!”

韦石眉头紧锁,轻声自语:“这就有点奇怪了,难道这个家伙,有第三只眼不成?”

秦天欲言又止,他仿佛真的看到了一只眼睛,那眼眸比最深的夜色都深,像传说中的宇宙黑洞,可以吞噬所有的光明。不,那当然不是逃犯伍龙的眼睛,而是黑暗王爵的眼睛。

警方根据现有情况分析,认定伍龙藏匿在市区某个地方,否则他不具备追踪行凶的条件,可是警方组织大量警力对市区进行了细致排查,却连伍龙的一点踪迹都摸不到,这就奇怪了。

办公室里,韦石用手指关节轻叩桌面,沉吟半晌后对秦天说:“伍龙能隐藏得这么好,肯定是有人提供协助,一般人不会甘愿冒这个风险,依我的判断,这个人很可能是他入狱前的情妇米妮。”

秦天说:“我也是这么看的,虽然在蹲点设伏的过程中,没有发现伍龙和米妮接触,但不排除两人有某种联系,毕竟我们只是在盯着米妮的家,对她的行踪并没有全面掌握。”

韦石点头道:“通常遇到这种情况,我们应该对疑似包庇者晓以利害,施加压力,做通对方的思想工作,敦促其供出逃犯藏身之地,只不过……”

秦天追问:“只不过什么?”

韦石苦笑:“你不了解米妮這个女人,那是个真正的刺头。三年前,你负责去外地追捕伍龙,我去见过米妮一面,劝她出面,促成伍龙自首,哪知这个女人撒泼打滚,硬是指控我对她进行性骚扰,还去了局里几次,吵着嚷着要上告。那阵子我头都大了。”

秦天皱了皱眉:“这是妨碍执行公务啊,还涉嫌诬告,怎么能任着她胡来啊?”

韦石摆了摆手:“这世上的事,有时候靠说理是说不通的,据说这个女人以前受过什么刺激,好像还住过几天精神病院,不过我看她一点问题没有,只是装傻罢了。”

秦天沉吟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应该再去试一试,尝试了未必成功,不尝试一定失败。有些人看上去很顽固,但真正坚硬的只是一层外壳罢了。要不,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!”

下班时间到了,两人并肩往外走,韦石说道:“朋友送了我两瓶窖藏好酒,走,去我那儿喝几杯,正好你嫂子出差了,我一个人也挺闷的!”秦天同意了。

在韦石家,秦天有点喝醉了,最近他心理压力很大,酒精让他找到了宣泄的渠道。

韦石喝得也不少,拍着茶几口齿不清地说道:“好久没这么痛快过了,可惜啊,要是乔杉在就好了,那小子要喝上头了,节目才叫多呢!”

酒醉的秦天也不由一阵感慨,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不知乔杉怎么样了,也许在有生之年,三剑客再也没办法重新聚首,畅饮一回了。

两天后的上午,秦天向米妮家走去。如果秦天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,他一定会吓得停下脚步,再也不敢往前走一步。

他将走上一条不归路,从此再也无法回头……

(题图、插图:杨宏富)

下期预告:为了尽快将伍龙捉拿归案,秦天展开深入调查,不料却掉入了一个精心挖掘的陷阱,关键人物米妮在此时遇害,出现在案发现场的秦天成为最大的嫌疑人,证据环环相扣,阴谋天衣无缝,秦天有口难辩,是蒙冤入狱还是冒险脱逃?是坚守底线还是铤而走险?欲知后事,敬请关注《故事会》3月上“长篇故事连载”栏目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

安庆市宜秀区刘氏水产养殖中心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庆市宜秀区杨桥镇安庆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三部019号